w88优德老虎机: 第二百九十一章 妖王府邸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优德w88官方网站登录

押金五万。  一、德国大学及博士概况  在德国人们普遍强调教育资源的平均以及合理分配,并且强调大学发展自己的优势专业,不盲目地搞综合性大学,因此在考虑选择哪所德国学校时要更多地考察学校在自己专业领域里的学术声望和排名。

    樱雨神雏所指的反应其实是两个由远及近的光团。【风云小说阅读网www.raisingzoeyjane.com】事实上这个牌廊虽然看着似乎也不是很长,但可能是因为结界的原因,从这边往那头看的时候就只能看到朦朦胧胧的一影子,感觉就好像隔着一层毛玻璃,能看得见大概轮廓,但是具体情况却看不真切。

    现在朝着樱雨神雏和炽火龙姬过来的那两个光团虽然看着距离似乎没啥变化,但是和周围的其它事物不同的是它们却是在不断的变清晰,随着它们逐渐的清晰化,两个人的表情就开始越来越不正常,甚至于樱雨神雏的脸色还有逐渐转白的趋势。

    之前看不清楚的时候还以为只是两个光团而已,但是等那光团逐渐清晰之后两个人才意识到这根本不是光团,而是两只灯笼。当然,樱雨神雏和炽火龙姬肯定不会因为看见两只普通的灯笼就这么大反应。她们之所以会紧张是因为那俩灯笼的样子实在是太惊悚了一些。这两只灯笼不但没有任何人提着,就这么直接悬浮在半空中,而且其发出的光芒还是淡绿色的,要命的是那两只灯笼上都分明写着一个大大的“奠”字。

    奠这个字用的地方可不多,最常见的就是死人的时候花圈上会有这么个字。其实不光是花圈,只要跟死人有关的,很多东西上都会有这个字,而灯笼上如果有这么个字存在,那就代表着……

    “鬼啊……”樱雨神雏直接惊叫着蹦到了炽火龙姬的背后,好在炽火龙姬明显对这些东西抵抗力还凑合。虽然也有表情不自然,但起码她还能站在那里保证基本行为不出现明显变化。

    就在樱雨神雏被吓得惊叫之时,那俩灯笼也已经完全清晰了起来,然后它们就同时向着两人所在的这边飘了过来。虽然这个飘的速度不是很,但樱雨神雏却是全身都开始抖了起来。不过和樱雨神雏正好相反,炽火龙姬的反应却是越来越小,最后在对方靠近到自己面前后居然彻底安静了下来。事实上炽火龙姬之所以反应越来越小,并不完全是因为她本来对鬼这个东西就不怎么害怕,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敢于盯着那俩目标,所以发现了这俩其实和鬼没啥关系。因为这是两只妖怪。

    事实上出现在樱雨神雏和炽火龙姬面前的这个东西对我们来说并不稀奇。因为我也有一只一模一样的魔宠,他们的种族叫做“鬼灯”或者叫“青红灯”都可以。这种东西虽然看起来很像是在闹鬼,但其实人家是妖怪来着,和亡灵生物真的是不沾边。不。也不能说是完全不沾边。因为青红灯其实是一种由阴气以及怨气等负面属性的东西凝聚而成的。可以说青红灯的产生。必然伴随着大量的鬼魂之类的东西存在,因为没有这些幽灵类的亡灵生物就不会有青红灯需要的负面能量,所以说青红灯其实应该算是一种和鬼魂伴生的妖怪。

    那两只青红灯飘到了炽火龙姬面前之后就停了下来。然后其中一只青红灯忽然开始说话。这青红灯并没有嘴巴,因此说话的时候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任何变化。

    “外来者,这里是妖王雷牙的宅邸,如果只是误入,请立刻离开。”

    “我们不是误入,而是要见妖王有事情。”炽火龙姬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请跟我们来吧。”两只青红灯说完之后立刻就转身开始往回飞,炽火龙姬和樱雨神雏也立刻跟了上去,只是他们还没开始移动就听到后面突然传来了一声闷响,紧跟着就见一个人影从后方的密林之中倒飞了出来,落地之后在地上站立不稳又向后连退了十几步,最后还是撞到了牌楼的柱子上才终于没有摔倒。

    “松本君?”樱雨神雏忽然发现了刚刚飞出来的这个人居然是松本正贺,连忙跑过去扶住了他,不过松本正贺很就站了起来,显然是没受什么伤,只是刚才落地的姿势狼狈了一些。

    这边樱雨神雏和炽火龙姬还没来及和松本正贺搭上话,突然就听到密林之中又是一声响,紧跟着就听到咔嚓一声,前面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突然从中间炸裂,然后就看到一个人从飞散的碎木片之中翻着跟头飞了出来。和刚刚松本正贺落地的情况完全不同,松本正贺飞出来的时候好歹还能大致控制平衡,这个人则是已经完全失控了,在天上一通乱翻之后轰的一声砸在了牌楼正中的横梁上,震得整个牌楼都是一阵吱嘎乱响,好在没有倒下来。

    那个砸到排楼上的人在被牌楼挡住之后自然是掉了下来,而且落地姿势也很悲催,居然是脑袋朝下,好在旁边的松本正贺伸手稍微帮了他一下,临落地前让对方转了个方向,不然这一下非把脑袋砸土里去不可。不过,即便是没有脑袋先着地,从那么远的地方撞断了一棵大树还能差砸翻妖力加持过的牌楼,然后又从离地几米高得地方摔到地上,这一下也绝对算不上轻了,至少普通人这样摔的话,直接挂掉的可能性比较大。

    这边这人才刚落地前面的树林中就又飞出来两个人影,不过和其中一个人影在空中被一道红色流光追上,然后炸成了漫天血雾,而另外一个人则是和前面那人一样撞在了牌楼上,只是和之前那位不一样,他不是背部撞上去的,而是后脑,所以下面的几位都听到了非常情绪的一声骨折声。本来骨折应该还不算大问题,但这位是脖子骨折了,所以结果很明显,掉下来的时候这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先后飞出来四个人,最前面的是松本正贺,第二个人现在正面朝下扒在地上。后两个一个脖子断了,一个是尸骨存,这结果还是相当吓人的。樱雨神雏抽空看了下地上趴着的那位,结果发现这还是个熟人,居然就是那个鬼手信长。

    本来还挺紧张的樱雨神雏在看到这个家伙之后眼睛微微一转立刻就放松了下来。本来看到松本正贺被从森林里打出来,她还以为碰上什么不得了的敌人了呢,但是在发现另外一个目标是鬼手信长之后她就放心了,因为如果有鬼手信长在场,那就是说,将松本正贺他们打出来的很可能就是我了。

    本来按照计划。我们这边三个人和松本正贺他们三个是应该前后脚到达妖王这里的。但是计划中我们并不会在这里打起来,而借口就是不好在别人地盘上动手。

    正因为之前计划中提到了不用战斗,所以樱雨神雏看到松本正贺被人打出来第一反应就认为是别的什么高手,但是在看到鬼手信长后她就明白了。我们这八成是在演戏。

    我们和松本正贺他们三个来这里的目的都是为了说服妖王召回手下不要攻击支城。两边都来只是为了方便根据妖王的政治侵向决定由谁来说而已。但是。鬼手信长突然出现在这里就不一样了。这个家伙来这边的目的不明,而且不管是我们还是松本正贺的明面身份和这个家伙都不是一路人,所以他在这里很可能对我们的计划造成影响。因此。比较合理的办法就是直接干掉他,不让他见到妖王,这样就不用担心干扰了。当然,因为鬼手信长被袭击了,所以我和松本正贺也必然是要装样子的打几下的,所以松本正贺直接被打出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正因为理解了原因,所以樱雨神雏也就放松了下来,而事实也和她猜测的一样。就在这边鬼手信长的人都飞出来之后,那边的森林中立刻又飞出来三个人影,只是和松本正贺以及鬼手信长他们不同,后面出来的这三个人影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不是被人给打飞出来的。

    “呦……人到的挺齐啊?”站在树梢上的我看着下面的松本正贺他们居高临下的说道,口气相当的不客气。之所以要这样做,也并不完全是因为鬼手信长的原因。事实上主要原因还在于后面的那俩青红灯,因为他们是妖王的人,而我和松本正贺是要扮演敌对势力,因此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表现的像是敌人一样。

    “紫日,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松本正贺瞪着我愤怒的吼道。看他的表情就好像恨不得冲上来咬我一口的样子,一般人绝对看不出来这其实是个演技派。

    “请问您什么时候升任典狱长了吗?可我也不是你的犯人啊?我爱到哪就到哪,关你屁事?”

    “你……”

    “嗯……”松本正贺刚要说话就听到旁边的鬼手信长传来了一声哼声。这家伙刚才那下着实摔得不轻,这么半天才缓过气来。事实上我刚才就是照死了打的,本来就没打算让他活着,只可惜发现他的时候距离这里已经很近了,而鬼手信长又非常明智的在发现我们之后立刻就往这边冲,根本不和我们缠斗。我也是借着松本正贺有意意的卡位拖住了鬼手信长的速度才最终在他冲到这里之前赏了他一记窝心脚。可惜鬼手信长虽然不如我们战斗力强,可也不是软柿子,还不至于被我一脚踢死,当然这一脚我是出了全力的,所以这家伙刚才直接就背过去了,这么半天才算是缓过劲来。

    听到鬼手信长的哼哼声松本正贺他们连忙上去将其扶了起来,之前是假装因为我的到来而分散了注意力把他给忘记了,现在可不能再装了。眼过头了也是会穿帮的!

    被从地上扶起来的鬼手信长虽然是借助松本正贺的扶持勉强站起来了,但依然弓的跟个虾米似的,而他的胸口上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大脚印,整个那一块的护甲都憋下去老大一块,要不是这套装备还算给力,这一脚我就能让他的内脏全从嘴里喷出来。

    “呦,你还没死啊?”原本就伤到内脏的鬼手信长听到我这一句直接噗的一口血就喷了出来,这纯粹是让我气的。当然,我也确实是希望能直接把他气死就太好了。可惜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发生就是了。话说人类的适应性还是蛮强的,鬼手信长气着气着就气习惯了,所以现在就算被我再怎么刺激,他也顶多就是脸红脖子粗,一般还不至于喷血。

    “这位强者,虽然您的实力让人忌惮,但这是我们妖王的府邸,这几位既然到了这里就是我们的客人,请您保持起码的克制。”一直飘在众人身后的青红灯这个时候忽然飘到了前面挡住了松本正贺他们,然后朝我说了这么一番话。

    既然主人家已经表态了。我自然是要给面子的。当然。这个青红灯只不过是看门的,所以对他们不需要太客气。我直接将自己身上所有外放性的非攻击性的能量场都开到了最大,然后直接张开翅膀从树梢上滑翔而下,而随着我的下落。对面的那两个青红灯立刻就感觉到了一股让他们全身发抖的气息扑面而来。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站在一头东北虎的面前看着对方朝自己全速冲过来的感觉一样。一时之间那俩青红灯甚至有转身就跑的冲动。

    开着这么多效果当然就是为了给这俩看门的一个下马威。不然还真当自己是大爷了。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俩就是货真价实的小鬼,因此必须一上来就把他们镇住。不然以后有的麻烦。

    我落在这俩青红灯面前之后并没有马上说话,而是低头看了他们一眼,那俩青红灯立刻后退了一,稍稍和我拉开了一距离。看到他们这个反应之后我才突然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并同时收起了身上的气场,而那两个青红灯感觉那一瞬间自己的妖力都有暴走的趋势。

    “真是抱歉,因为这帮人和我们是仇家,所以见面之后稍微有些激动。不过既然这里是妖王雷牙的地盘,我保证一定克制自己,只要他们别主动招惹我,我绝不会在这里动手。”

    那俩青红灯听到我的话之后停顿了好半天才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其实却是因为自身妖力暴走而没法控制妖力震动空气来说话,不过毕竟是妖王的手下,加上青红灯本身就是一种很特殊的妖怪,所以很就适应了过来,然后声音有些变掉的说道:“跟我们来吧。”

    看着那俩青红灯转身飞走,我们这边真红和金币也立刻跟上我一起走了进去,而松本正贺则是搀扶着鬼手信长和樱雨神雏、炽火龙姬一起从后面跟了上来。虽然他们是先到的,但是刚才的战斗按说是他们这边吃了亏,所以现在自然是只能走在后面,搞得跟受气的小媳妇似的。

    之前刚到这里的时候樱雨神雏和炽火龙姬曾站在牌廊外面向里面看过,当时感觉这个牌廊大约有三十道之多,不过因为牌廊的每座牌楼距离都很近,所以实际上长度应该并不长才对。但是,当我们实际走上来之后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最初樱雨神雏和炽火龙姬以为走不了多久就能穿过去,谁知道我们顺着牌廊走了足足十几分钟,中间经过的牌坊少说也有七八十座之后却发现前面居然还有一大排,也就是说这个牌廊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短,而是被施加了某种类法术效果,导致其实际上的长度比看起来要长的多。

    “空间折叠吗?”看着两边的牌楼我装作意的询问了一句。

    前面的那俩青红灯对我的话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这个是我们大王找人设计的山门入口,如果不按照一定的方法你是永远也走不完的。”

    “看起来也就这么长度而已,怎么可能走不完?”真红插嘴问道。

    其中一只青红灯回答道:“你回头看一眼就知道了。”

    虽然这话是对真红说的,但我们却是全都回头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眼却是让大家都愣了一下,因为我们回头之后看到的居然就是我们刚刚站着的地方。事实上单从视觉上的感觉来说,我们距离这个牌廊的起不过才间隔三个牌坊而已,中间的距离顶多能有个七八米就不错了。可是我们从走入这个牌廊开始已经经过了足足十多分钟,我们都是高级玩家,体能别说和现实中的人比了。就算比游戏里的玩家们我们也是顶天的那一群人。以我们的体能,走路的速度其实是非常的。十分钟只走了七八米?大病初愈的老人也不至于是这个速度吧?

    “开什么玩笑?”真红回头看了一眼之后惊讶的叫了起来,然后就打算往回走去看看那三个牌坊之外的地方是不是就是入口。不过,她才刚抬脚就被叫做了。

    “我是你就不会那样做。”其中一个青红灯说道:“这个牌廊是限制闯入者使用的,但可没有限制离开,如果你往外走,最多三步就会到达出口,但是你再想回来就需要走过我们刚刚走过的那段路,而且没有我们引领,你们根本就走不到这里。”

    “怎么可能?这不过是一条直道而已。难道我还会迷路不成?”

    “迷路?应该是迷失吧!”之前说话的那个青红灯说道:“你别以为我们刚刚不过是在顺着牌廊往下走而已。其实我们中间使用了一些特殊能力才到的这里,要是你自己一个人,只会陷入永止境的迷阵之中。”

    真红正想要说话,我却抢先一步将其拦了下来。然后说道:“所以你们最好把我们带出去。不然她要是真的迷路了。倒霉的就是你们俩了。”

    “她迷路我们为什么要倒霉?”那两只青红灯一起问道。

    我所谓的说道:“因为我这个朋友脾气不好,她迷路之后多半会破坏掉整个回廊,你们妖王知道了是因为你们才让他的牌廊被毁的话。你说你们会有好结果吗?”

    那两个青红灯虽然没有做出回应,但是也没服软,只是转身继续带着我们走,看起来明显是不服气。我以为之前我展开自己的能量场他们就会知道怕,但很显然妖魔的很多思想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关乎到脸面的事情。简单讲妖魔们有打肿脸充胖子的感觉,而且越是大型的妖怪集群这种行为就越普遍,反倒是野生的妖怪几乎不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

    这俩青红灯是妖王的手下,因此对面子极为看重。之前我的下马威显然是让他们觉得自己丢脸了,因此现在就在想着办法的报复我们好找回自己的面子。不过很可惜,我们现在赶时间,可没空跟他们玩游戏。

    跟着那俩青红灯又走了一段路之后我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好了,你们就算要出气,我们跟着你们走了这么久也差不多了吧?赶紧带我们去见你们妖王,我们没空在这里陪你们玩。”

    “客人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这不是一直在带你们去的路上吗?”其中一个青红灯说道。

    听到这个话我就知道对方是不打算合作了。奈之下我只好抬头对着前方大声的喊道:“妖王雷牙,我们是来自中国冰霜玫瑰盟的人,我们有些事情需要和你面谈。可是您的这两位手下似乎不太愿意让我们进去,如果您不想出面处理的话,那我们就代劳了。”

    “喂,你乱喊什么啊?”听到我的喊声那俩青红灯立刻就急忙上来要制止我,只可惜真红和金币一边一个出来挡住了他们俩,所以这俩笨蛋根本没办法靠近。

    “怎么?现在着急了吗?”真红挡这前面一个青红灯问道:“刚才干什么去了?现在你们的生死已经由不得你们了。一会你们妖王要是不派人出来接你们,那你们就准备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我实际上知道妖王不会让这俩青红灯被我干掉的,因为青红灯根本就不是一般妖怪。没错,他们确实是没啥战斗力,但是他们的辅助能力非常多,而且非常的强,并且几乎都是长效型的。另外,由于青红灯的形成方式比较麻烦,所以他们的数量也是相当稀少。正因为这些原因,所以青红灯在妖怪之中也属于非常罕见的存在,一般妖王们都会有几只青红灯服侍左右。这也算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果然,我的猜测非常的准确,我这边话音刚落,前面很就走出来一个人。这是个老头,看起来大概有六十多岁,人很精神的样子,但是看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感觉就好像是个普通人一样。事实上能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普通人。这本身就不是普通妖怪能做到的,因此这个妖怪肯定是非常厉害的存在,至少也是个高级妖怪。

    “几位客人怠慢了。这两个小家伙比较调皮,还请不要计较。主人在等各位,请跟我来吧。”那个老头说完转身就走,也不等我们回答,而我们也不是来找事的,当然是理科跟上。那俩青红灯虽然非常的生气,但是现在既然这个老头出现了,那就没他们什么事情了。

    事实上我早就看出来这个长廊有问题了。之所以不用暴力破解只是因为担心惹怒这里的主人。毕竟我们是来谈判的,不是来打架的。所以我们才克制了自己的情绪,不然的话肯定早把这俩青红灯干掉了。

    那老头显然是不可能找我们麻烦的,因此我们跟着他不过是往前走了两步就发现牌廊居然到头了。回头一看。身后是一条长长的根本看不到尽头的长廊。而那实际上都是幻象。

    “这个不会也是需要爬很久的吧?”我正在回头看后面的长廊。忽然听到真红的声音,于是回头看了过来。

    我这个时候才发现,长廊后面并不是妖王的住所。而是一条山道的入口。那条长廊其实是水平方向的,而从这里开始前面就是一条上山的石阶,不过这个石阶并非笔直的一条道通到顶,而是弯弯曲曲的拐了不知道多少个弯,其中不少拐弯处还建有用于休息的凉亭,看着倒是相当别致的感觉。不过……貌似这是真的台阶啊!

    果然,那老头笑着说道:“那真是抱歉了。这个就是这样的台阶,不是幻象。要上去只能从这里爬上去了,不过几位体力好的话应该很就能到顶了。”

    “不是吧?”真红看了眼那长长的台阶道:“这还没见到你们大王就先累趴下了,难道你们大王都不下山的吗?”

    “雷牙大人倒是经常下山,不过他有另外一条路走,比这个要近一些。”

    真红也知道那条肯定是人家内部专用的路,所以也就没问了,继续老老实实的爬山。

    说起来这个山道看起来挺高的样子,其实爬起来并不是很夸张。我们顺着山路很就到达了山道的顶端,而这里就是一小片空地,在空地前面有一道巨大的山门,门上孩有一块牌匾,只是写的不是汉字也不是日文,根本看不懂。

    在我们踏上山顶这块平台的同时前方的山门就自动打开了,然后我们发现里面居然站了好几百个人。当然,这些其实都是妖怪,只是都能变化人形而已。毕竟是妖王的府邸,这地方的妖怪再怎么差,变形总是要学会的。再说东方的妖怪和西方的魔兽不一样,魔兽化形成人那都是非常困难的,不是顶级魔兽几乎不会有人形,而东方的妖魔就简单多了,二百级以后的妖怪差不多都能变成半人半妖的样子,而超过一千级之后妖怪基本都能变成完整的人形。当然,变得只是外表,内在还是妖怪。

    “你们这里人挺多啊?”我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

    前面带路的那个老头解释道:“其实平时没有这么多人的,只是今天正好碰上事情,所有各个山头的大王都聚集到了这里。您看到的这些都是各家大王带来的部下,都在这里等着大王们开会呢。”

    “咦?拿我们来的岂不是很不是时候?”

    “那倒也未必。”老头说着已经带我们进入了那个大门,在迈过门槛的时候我似乎感觉到穿过了一层什么东西,显然这个地方也是有结界防护的。当然,这东西对我们来说最多就是个警报器。我们要想偷偷进去不容易,但是要硬闯,这东西估计也挡不住。

    我们这边进入山门之后里面的那些妖怪就全都看向了我们。虽然他们都是人形,但是妖怪的性格是一都没变,一个个的全都凶神恶煞一般的盯着我们,其中一个甚至还挑衅的用眼神刺激真红。

    大概是看那家伙不顺眼,真红忽然停下脚步盯着那家伙瞪了一眼,大家都感觉到在她背后有个金色的神龙虚影闪了一下,耳边似乎还听到了龙吟声,周围的妖怪就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唰的一下全都蹦到了墙角,而且一个个全都把武器捏在了手里,大有一副随时准备干架的意思。

    事实上他们这个行为并不是敌意,而是应该理解成恐惧合适。野生动物在向你龇牙的时候往往不是为了要吃你,而是在恐吓你,意思就是“我很害怕,你别靠近我,不然我跟你拼命。”如果一只野兽真的打算袭击你,他不会跳出来对你龇牙,而是会潜伏在某个地方。要么等你自己走过去。要么悄悄靠近,等接近到一定距离之后突然冲上来对你一击致命。这才是猎食的基本步骤,而示威性的动作一般都表明这个野兽其实不想和你战斗,否则他只要直接冲上来就好了。还在那里示威难道还想玩什么不战而屈人之兵?动物没那么聪明。也不喜欢这种弯弯绕。

    妖魔虽然是高级生物。但毕竟大部分都是野兽之类的东西进化的,即便不是野兽,很多也是没有生命的东西变的。所以智力一般都不会太高,至少野性方面会比较突出一些。正因为这种野性的表现比较突出,所以现在这些妖怪全都跑到了墙边,一面尽量和真红拉开距离一面做出警告动作。他们这是真的害怕了,否则绝对不会是这个反应。

    事实上这些妖怪被吓到也是有原因的。真红的装备叫做真武套装,而我觉得这玩意其实应该叫真龙套装才对。这套装备之上有很多神龙的浮雕结构,而且本身自带技能也多是神龙有关的东西,甚至于在获得这个装备后真红的所有技能在晋级方向上都来了个集体大转弯,全都在往神龙身上靠。

    这些变化在我们看来就是真红现在越来越像金闪闪,而且全身都是神龙,但真红实质上的变化却是她的气息越来越像龙。不是一般的巨龙,也不是类龙或者亚龙,而是神龙,真正的神龙。

    刚才真红身后的那个虚影其实就是她本身的力量凝聚而出的龙气,虽然只是闪了一下,但扩散出去的波动却是地地道道的龙威,而且是神龙的龙威,连巨龙感觉到之后都会考虑绕着走的龙威。

    根据中国的神话传说,龙乃是妖进化到极致的存在,是妖魔之中天生的王者,基本上可以说是妖怪中的三皇五帝一样的感觉。像是现在所谓的妖王,那顶多就相当于人类之中的皇帝,算是做人做到顶的那种,只要你还是人,那就法超越皇帝这个级别,而只要你还是妖,那也一样不可能超越妖王。但是,神龙不一样,人家就好像是三皇五帝,直接做人做的成神成圣了,已经超越了人这个概念。神龙虽然最初来源于妖,但他们已经彻底变成了神兽,等于就是超越了妖这个范畴,而且这种能力甚至是可以遗传的。妖王生下的儿子最多只是比一般的妖怪厉害一,但终归还是个妖怪,而且不努力的话以后甚至连妖王都当不了,可是神龙的后代即便不努力那也是神兽,不会退化成妖怪,这就是丛根本上进阶了。

    你想想一群人类之中的武林高手碰上一个神仙或者说是圣人什么的,那是什么反应?你武功再高人家一个仙术丢过去你就直接不知道死哪去了,这还怎么打?

    真红和这些妖魔也是一样的情况。她身上的是龙气,是神龙的气息,而这些知识比较强力的妖怪,说白了只能算是妖怪之中的武林高手,而龙则是属于成神成圣的妖怪,这基础等级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你说这帮妖怪反应能不大吗?

    微微闪了一下的龙气将那些妖怪都吓得跳到了墙根,甚至有些似乎是已经做好了一有不对立马翻墙跑的准备,而真红却是在看到对方的反应之后突然收起了自己的气势哈哈大笑着跟山我们朝里走去。

    前面的老头在感觉到那个龙气的时候也是微微抖了一下,不过他比这些普通妖怪厉害多了,只是抖了一下而已,没有直接跳到墙根去,由此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妖怪确实是有两把刷子的。

    有了真红这一出,后面的妖怪也都不敢靠近我们了,一个个全都颤巍巍的躲着我们站的老远,不过这样倒是方便我们前进了,毕竟这地方其实空间不大。要不是他们都躲到一边,我们还要在人群之中穿来穿去才能过去。

    老头戴着我们穿过前面的这个相对较大的广场之后就走上了后面的一座房子外面的走廊,而我们则是也跟着上去了。不过因为日本这边的习惯,我们被迫换上了一种类似鞋套的东西。其实老头自己是脱了鞋直接上去的,而我们的装备因为带着属性,拖鞋会导致整体属性发生改变,所以并不适合脱鞋。好在游戏内大概也考虑到这样的问题,所以加了一个在现实中没有的道具。这个东西就好像一个鞋套,只要套在鞋子外面就可以了,而且这些日本的npc生物也不会因此怪罪你穿鞋进屋。

    走上这个走廊之后我本以为妖王就在房子里。结果他却是带着我们绕过走廊走到了房子后面。在这边他又神奇的变出了一双鞋,然后走下了走廊,而我们当然是迅速脱掉那个鞋套也跟了下去。

    这房子后面是个花园,但是比想象中的要大很多。顺着这个花园往里走。很就能看到一座天守阁。这里和前面不一样的是天守阁的下面站了一排妖怪。看起来是守卫的样子,而且和外面的那些懒散的妖怪不一样,这里的这些妖怪一个个都表情严肃不苟言笑。虽然也不是和巨人一样站得笔直,但大多都是靠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或者干脆就是斜靠这天守阁的栏杆站着。

    尽管这些家伙的动作看着很随意,但是能感觉的出来,万一发生什么,他们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进入战斗状态。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外面那帮子顶多能叫打手。

    大概是因为老头的身份使然,我们进来之后那些家伙只是看了我们一眼就又该干嘛干嘛了,根本没上来盘问什么的。我们直接在这边进入天守阁的一层,然后从大厅中央的楼梯又上了二楼。不过,这里依然不是妖王所在的位置,因为我们刚一上来就发现眼前的景象完全变了。

    之前在外面看的时候这个天守阁是位于一个巨大的花园中央的,而这个位置差不多也就是白龙山的最高了。不过,等我们上了二楼才发现,周围的景象已经完全变样了。因为天守阁本身是以柱子支撑的,它内部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墙壁,所以四面几乎都是通透的。从这里看出去,我们进来的那个方向确实是花园没错,可是天守阁两侧和背后却全都是云海。显然这个天守阁是建立在了一座悬崖的突出部上的,而下面应该是布置了幻象让其看起来是出于一个花园之中的一样。要是有人不知道的话企图避开正面的守卫从侧面上来,那唯一的结果就是掉下去。

    事实上这天守阁远非只有一道幻象那么简单,就在我们前方,也就是这天守阁的背面,有一个伸出去的平台。这平台比二层的地面略高,站在天守阁二层感觉那平台已经齐着腰部的高度了。在老头的带领下我们顺着平台边缘的台阶走上了平台,而这上面的平台则是一个边长和篮球场的长度差不多的正方形。

    这个正方形的平台一面连接着天守阁的二层外走廊,另外三面都有栏杆,而且是和天守阁一样风格的木结构。但是,在这个平台的外侧,也就是远离天守阁的方向的中央位置,拉杆却是开了一个一米多宽的口子。这个开口前方并非悬崖,而是悬挂着两条铁索一直延伸到远方的云海深处直到看不见的地方。

    从这两根铁索的高度可以看得出来,这是扶手,而脚下是否又踏板,这个因为云雾的原因已经完全看不到了。事实上我们所在的这个平台的地面也几乎都看不见,这里的云海高度刚好盖住了平台的地面,不过因为这里是边缘,所以云海相对稀薄一些,并没有真的挡住地面,可是前面的铁索桥却是在浓浓的云海之中泡着,根本就什么都看不见。

    尽管看起来挺吓人的,但是我们这里基本都会飞,所以也没人怕掉下去什么的,再说那老头也没有要我们实验胆量的意思,直接就在前面领路走上了那个铁索桥。事实上因为两边的扶手比云海要高,所以只要这个桥面没有窟窿,人就根本不可能掉下去。毕竟两边的副手实际上就等于是标出了桥面的宽度,你只要在两根扶手之间走就肯定不会掉下去。

    我们在平台上看到的铁索桥非常的长,而走上来才发现我们之前还是低估这个东西的长度了。事实上在我感觉中这个桥起码有五百米以上的长度,而且桥的对面依然不是妖王的住所,而是一处云海之中的平台。这个平台就好像是根柱子一样立在云海之上,其顶部是个圆形,面积也就一百多平而又。在这个平台中央也有个凉亭,而它的周围则连接着一共八条铁索桥。去掉我们过来的这一条铁索桥,这地方等于还连接着另外七个地方。

    “这里应该不是正空间吧?”在踏上那个平台的时候我出声问了一句。

    那老头也没有隐瞒的意思,一边转向我们左前方的一条铁索桥一边说道:“这里是妖界,一个独立的世界。其实刚才我们进入天守阁二层就已经进入妖界了。”

    “难怪气息不一样了。”真红说道。

    “阁下是神龙血脉,妖魔的气息应该是很铭感的,这小小的障眼法自然是瞒不过的!”老头显然涵养很不错,一都不焦躁,很客气的说着话,而真红也不是故意找麻烦的人,人家客气她自然也就客气。

    接下来这条铁索桥虽然也很长,但是比之前那条还是要短一些的,我们很就走了过去,而在这个铁索桥的这一端,我们看到的却是另外一座天守阁。

    老头还没踏上那天守阁的平台就向前一指介绍道:“这就是我们妖王的住所了,不过你们可能还要稍微等一会,现在妖王正在和其他的妖王商议事情,暂时可能没空见你们。”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火爆天王 官术 宠魅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百炼成仙 召唤万岁 最终进化 最强弃少 醉枕江山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 免费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