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 120:领证(6300字,两章 合并一章 啦)

优德w88官方网站登录

根据学校《关于征收研究生学位论文的通知》(校图书[2002]1号)规定,我校各类硕士、博士研究生在通过学位论文答辩后,均需向图书馆提交学位论文的印刷本及电子版。年月日——年月日电子邮箱:电子邮箱:月日

    我去了邹欣怡他们那里,免不了又是一番嘲笑。【最新章节阅读www.raisingzoeyjane.com】邹欣怡都六个多月了,肚子已经很大了,都要做妈的人了,却丝毫没有一点做母亲的本色。咋呼起来的时候,声音比谁都大。

    “来来来,戒指给我看看!”我人都还没坐下,邹欣怡就咋咋呼呼要抓我的手,一边看一边感叹:“卧槽这么大一枚戒指,得几多家当啊,佳佳你可幸福呢!”

    说着,又转头在她家勇哥怀里蹭。“哼,当年戒指都没有,你就是把我骗回来的。”

    勇哥宠邹欣怡宠到骨子里,到这个时候自然是笑。“我人都给你了,难道我个24k纯爷们还不如一枚戒指贵重?”

    做业务的人,确实是会说话。大家都笑了,邹欣怡眉梢眼角都是得意。“哼,我不管,等我孩子生下来了,你补给我!”

    “好好好!”勇哥又笑了,大家都笑了。

    也有李季庭那样的万年单身狗,嚎着:“哎呀求别花样虐狗了,你看我多惨啊!”

    “少来!”恩爱的双截棍们,除了笑话他,再做不出什么了。也有比较咋呼热心的邹欣怡,豪迈道:“等我把孩子生了,麻利的给你找对象去!”

    李季庭连连笑说:“好,等你生娃!”

    一群人嘻嘻笑笑闹闹,我有点心塞,我不知道我有多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好像自从张致雍上位,我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之后,就没有了吧!安静了那么多年的我,差点忘记了我曾经也是爱热闹的人。

    “不适应吗?”单政在暗处悄悄的捏了捏我的手,脑袋凑过来轻声问。

    “有点闷,想出去透透气。”不适应?不自在,还真是有点的。我这才刚怀孕,有点胸闷呢感觉!

    “好!”他温柔的牵着我的手,对他们打了个招呼,就牵着我走出去。我们俩站在露台上,我靠着栏杆,望着天上的月亮,忽然间有点恍若隔世的错觉。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经年之后伤心过痛苦过的我,还会有这么一天,我爱的男人给了我一个隆重的求婚,圆满了我少女年代的幻想。

    我不禁得想起第一次结婚的时候,那时候年纪还小,大学时候就生那样的事被迫休学,等回到学校拿到学位之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嫁给张致雍。急不可耐?我想是的吧!那时候的我,一心想着我都不干净了,就不能对张致雍挑三拣四了,有人愿意娶我就不错了!那时候的我,急急忙忙把自己嫁出去了,连个美好的蜜月都没有,更何况求婚呢!

    我想,每个女孩子年少时都做过那样的梦吧,自己喜爱的男孩子,踏着日光走来,微微笑,一笑倾城。我想我也是这样不能免俗的女孩,所以自从被求婚之后到现在,我心里的激动与震撼,还没有消下去。

    “佳佳,我很开心!”他走过来,脸上带了温柔的笑意,把我拢在怀里。我听得到他砰砰砰的心跳。我也很开心,我想,我们终于能光明正大的拥抱在一起了。于是,我的胳膊也抬了起来,紧紧的回抱他。

    这一次的拥抱,很漫长,两颗心靠的那样近,近到我们都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良久,他放开了我,他轻轻在我额头亲了亲,说:“回去吧!咱是东道主,这不见了太久可不好!”

    “恩。”我任由她牵着我的手,跟在他后头,我知道,以后的以后,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我都要这样牵着他的手,勇敢的走下去。

    求婚之后,就是结婚了,就算我是二婚,可他是第一次,他也愿意给我一个美好盛大的婚礼。他曾真心实意的跟我说:“我这辈子就没结婚的冲动,这是我第一次结婚,也是最后一次,一辈子一次的事,肯定要按我的喜好来的。”

    所以说,结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我们得好好筹谋准备。那么,对于结婚来说,领证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事了。

    一个天气晴好的夏日,是周末,我在我家他在他家,他却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

    “中午一块吃饭吧!”他说。

    “好。”

    “我查过了黄历,今天是个好日子,宜嫁娶。”他又说。

    “恩。”我懒懒的应了声,没往心里去。

    “穿好看点,喜庆一点哈!”他接着叮嘱。如果到了这会儿,我还没察觉到不对劲,那我就真的是傻子了!

    “你要干啥?”我有点谨慎了,问道。

    “今天是个好日子,一起去领证吧,我请你!”他语气平淡,满不在乎说道。那口气,就好像说着一起去吃饭一样。

    我有点心塞,我不会承认,就算求婚都求过了,就算真的知道要走到这一步,就算知道这一天是迟早的事,因为没心理准备,我也是有点忐忑的。

    “你怎么了?太突然了?”他在那边促狭的笑。“好了别紧张了,这是迟早的事,你穿喜庆点过来就行,其他的一切都有我呢!”

    “好。”我恩的应了一声,丢下手机,去找衣服去化妆了。

    这一折腾,就是很久很久,女人嘛,遇到这样的场合说不紧张都是假的,我衣服试了很多套,总觉得都不合身,总觉得不够喜庆,总觉得不能够很好的表达我的幸福感。

    “妈妈,你要做什么?衣服脱下来又穿上去做什么?”我这怪异的举动,连小雨都觉察到不对劲了,她蹭在床边,咬着棒棒糖问道。

    “我给你一个爸爸好不好?”我蹲下来,满脸笑容,捏了捏女儿的小脸蛋,问。

    “我有爸爸了啊!”女儿扬了扬手里的棒棒糖,退后一步,在原地转了一圈,笑道。“你看,我这红裙子都是爸爸给我买的呢!”

    “红裙子?”我默念一声,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女儿身上的这件红裙子,我也有一件,还是女儿刚跟单政相认不久,单政买的,是亲子装。

    我一乐,从柜子里找出这件裙子换上,并给单政打了电话。我说:“我跟闺女已经穿上了亲子装,我带着闺女一起去,你看着办吧!”

    “一起去啊?”他迟疑了一下,看起来有些不太情愿,很快,这样的不快一闪即逝,很快便笑道。“好啊,一起去,拍完结婚照还可以去拍全家福。”

    我也没多想,满心满眼的打扮穿红色小裙的粉雕玉琢的小雨去了。

    就这样,一晃就磨蹭到了十一点多了,单政的来电铃声,打断了纠结中的我。他说:“我都到你门口了,你出来吧!”

    亲子装单政的那套是一套运动服,红色这么个骚包的颜色,在单政身上却并不显得很娘,我对这一点也很满意。

    我坐上他的车,周末的中午到处都人多,等我吃完饭到民政局,都快两点了,已经有来排队的人了。

    到了民政局门口,除了我,他们父女两人都有些新奇,连那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不愧是亲父女啊,我看着那一大一小,暗叹。

    单政探着脑袋观览了一番,啧啧称奇,“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能携着妻女一起跨进这地方。”

    额我本来想说些什么,可看到他的神情时,一下又忍住了。其实,在我心里还是有点疙瘩的,那段往事我也没有提起。我们的故事开端并不算美好,这是事实,在我纠结的那段时间,我也就明白,如果我还在意的话,那我们大约就要玩完了。

    “走吧!”我的声音略微沉了沉,很快便转阴为晴,拉着他们进去。

    他捕捉到了我一晃即逝的神色,不知究竟,也就没敢多问,只是在进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佳佳,不高兴?”

    “高兴啊!”我摇摇头。“没有不高兴。”

    今天来领证的人不少,等了好一会才轮到我们。来的路上我想着领证的过程应该是无比神圣的,可是真到了时,才现除了激动,我还是有些不舒坦的。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的小不快还留有后遗症,我总觉得心有些塞塞的,这样想着,我连笑容都怠慢了。

    我转头看了单政,却现他脸上平平常常,没什么多大变化。

    单政在填资料,握笔的姿势很硬挺,字迹也很端正。我从前听过字如其人这句话,后来看到他的字迹时,才现这话是那么准确。

    有棱有角,却不是锋芒逼人,极端极正,却不是刻板守成。

    “嗯?”

    这时耳边有声音传来,我一回神,才现他已转过头看着我,显然是在等我做些什么。

    我眨眨眼,不知究竟。

    他顿了顿,轻轻道:“你,不签字么?”

    我低头一看,明白过来,他已经填完了所有的内容,就等着我签字了。脸一热,忙接过他递来的笔,开始签起字来。

    一眼扫过上面的内容,女方的证件号码家庭住址等个人信息他问都没问一声,就填的一字不差,这是把我的一切信息都记在心里了?我心中闪过一道暖流,连忙放下刚刚自己那点小心眼的不快,然后飞快的在签名栏里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看我签完了字,笑了笑,一脸松了一口气的轻松表情。

    “到里面拍个照,拿着照片再来这。”办理人员接过信息单后,头也不抬的喊道。

    两人便又一起往里走。

    拍照的地方是个很简陋的房间,三面白墙,当中有面挂着个镜子,单政经过的时候瞅了一眼,然后不经意的理了理自己的领子。

    “好久不穿运动装了,还真不习惯!”他不经意的扯嘴笑笑,缓和了我们尴尬的气氛。

    男左女右坐好,工作人员举着相机喊道:“坐近点坐近点,老公坐那么远干嘛。”

    单政忙挪过来些。

    “老公笑一下,表情不要这么僵硬嘛,不要一副我不想结婚的样子,老婆会有意见的!”工作人员比了半天,又笑嘻嘻的嚷道。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果然表情变得不自然了,这是怎么了?跟我杠上了?连放在膝盖上的手都握成了拳。

    还是紧张了?我突然有点想笑。

    单政也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似乎很不好意思。“很久没拍过照片了,有点紧张。”

    “长这么帅,又不会给我丢人,紧张什么呀!”我握了握他的手,努力的想让他放松一点。因为,这样的感觉我也曾有过啊,四年前与张致雍来扯证的时候,我不就是这样么?年轻么?谁没有第一次!

    单政一脸笑了好几下,摄像师总是不太满意,不悦的叹气。“哎,放轻松点好不好?你长这么帅,随便真心笑一下都不会这么僵硬啊!”

    我们这边还不算完,边上等着的人着急了,“不就拍个照么!一大老爷们的,别扭什么啊!”

    也有人说:“是啊是啊,都是二婚了,孩子都带来了,又不是没经历过,还矫情什么!”

    “你说什么?”单政明显不高兴了,吼了一句,脸都涨得通红,兴许是听到人说我,气的额头青筋暴露。

    “别说了!坐下,拍照吧!”我心一酸,摸了摸鼻子。我当然不会说,这个人的话已经戳到我心窝子里去了。是啊,二婚,就算孩子是他亲生的没错,二婚也是事实。以前没自卑过的我,在拍照的这一刻,却深深自卑起来了。所以,就算人说的那么难听,我也不会计较,息事宁人是我现在最大的想法,耽误了人家这么久,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单政看了我一眼,大约是看到我心情不好,刚刚的愤怒便立马偃旗息鼓。他朝我笑笑,拍拍我的脸,头一偏,靠我靠的很近了。他说:“来吧,继续拍照!”

    工作人员听到门口的声音,转头看了一下,瞪了那一男一女一眼,回头又朝我们笑道:“有人可等急了啊,咱们配合好,快一点哈。”

    刚刚那一男一女不太中听的几句话,显然已经听到所有人耳朵里去了。我心一酸,只觉得耳朵都要热的滴出血来了。

    单政却是准备好了,正了正色后,对工作人员道:“准备好了,开始吧。”

    “好咧,放松就好,想想老婆可爱的一面啊,朝你撒娇的时候啊……”

    “咔擦——”

    工作人员一边说着,一边按下了键,完了低头一看,赞道:“欧了!”说完走到边上电脑旁,准备打印出来。

    单政默默凑了上去,我也放松了情绪,努力把不快收起来,也凑了上去。

    照片调处来,红色幕布前,我明眸皓齿,笑得灿烂,而他也是嘴角弯着,眼睛里满是柔情与欢喜。

    “佳佳你刚才想什么了!”他大约是看我不快,故意笑道,顿时嚷了起来,“你要不要笑的这么迷人啊!好喜欢好喜欢!”

    “你也是哦,好荡漾!”我朝他眨眨眼睛,收起怨妇,表露出我俏皮的一面。

    “哈哈,确实不错,我都不用ps了!”工作人员也附和道,同时手一点便点了打印。

    照片很快出来了,剪好后,工作人员便递了过来。

    将照片交回刚才那地方,黏贴好,盖好章,结婚证就好了,随着一声“恭喜”,我们的关系,终于有了质的变化。

    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夫妻了。

    我看着手中的结婚证,大红色喜庆又闪亮,刚刚的阴霾一扫而光,一如我现在的心情。

    我手中的那本结婚证倒是被小雨哪去了,不知道孩子是好奇害死怎么滴,她从没见过这玩意,便翻转着研究。口中说道:“妈妈,这就是你说的给我找个爸爸吗?”

    “嗯,是啊。”方文静很认真的应着。

    “太好了,我以后也要找个爸爸,找个爸爸就能这么好看了!”女儿兴奋得手舞足蹈。

    额我汗流满面!哎,闺女啊,妈啥都不说了,以后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要拍出这么好看的照片,找的不是爸爸,是老公啊!

    单政则像是又逮到什么笑点似的,嗤笑一声,一把把小雨抱起来,向外走。“好叻,给你一个爸爸,二十年后你给我一个女婿,好不好?”

    “女婿是什么呀?”女儿甜笑着问。

    我

    单政

    离开民政局,才下午四点多。

    “去哪里?”等红绿灯的时候,单政问我。在我还没吱声的时候,他提议道。“老婆,咱们去逛商场吧!我现我突然爱上了运动装,咱们多买点亲子装,周末的时候穿好不好?”

    “好啊!”一声老婆,叫的我那个荡漾啊!耳畔是柔柔的声音,其他的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以后就跟我住我家了吗?”他突然又问道。“我爸最近有点烦,总问我什么时候把你们母女接回去,我自己也在想着呢!”

    “他年纪大了,想看到孙辈这是正常的事呢!”我开解道,想了想。“要不,你先把小雨带过去住几天吧,我就不过去了,等咱们正式把婚礼办了再说吧!现在在外人面前,还不算结婚呢,住过去也不好。”

    我们的婚礼,定在两个月后。两个月的时间,也足够准备好一切了。而且,两个月后,我的肚子都快四个月了,那胎儿应该都稳了。怕自己结婚时怀着孕体力不支会出事,这是我早就想好的问题。

    “好!”本以为还要费一番口舌,没想到他倒是爽快就答应了。他又促狭的笑。“你不过来,我过去就是。”

    我特么闺女还在呢,这也还开着车呢!

    晚上,我们回了盛家老宅吃饭,盛父对我表现得很一般,还端着架子。“哼,今天先不给你红包了,等到结婚敬酒的时候,再给你改口费吧!”

    只是,他对小雨,却是实打实的亲热。简言没下来吃饭,饭桌上就我们四个人,小雨坐在他隔壁,他一直不停的问。“小雨想吃什么呀?爷爷给你夹好不好?”“小雨想吃什么呀?吴妈给你做好不好?”“小雨想玩什么呀?吃完了爷爷陪你玩好不好?”

    昔日雷厉风行的铁血总裁,现在在孙女面前,也柔情了很多。

    我

    单政

    这一晚,我果然把小雨留下来了,小雨果然也很高兴,跟她爷爷在客厅的地上玩积木,一老一少很开心。

    单政送我出去,当然,直到送到了家,他也没打算回去。

    夜晚,在我家我的卧室里,他搂着我,我俩说着话儿。

    “等结婚了,就搬去嘉禾园去住吧!”单政单手搂着我,我的脑袋枕着他的胳膊,他淡淡的说。

    嘉禾园我住过,也熟,那是他自己单独的宅子了。

    “好!”我低低的应了声。

    “住嘉禾园也好,嘉禾园虽没有盛宅那么大,但咱们一家四口够住了!而且”他顿了顿,继续说。“而且,住嘉禾园不会碰到姓简的人,这样也好!”

    姓简的人?简瑶?简言!

    我不会说,其实很久以前我就想问一问的,但那时怕他嫌我小气,没敢问。既然他现在自己提起来了,我就问问好了。

    “你对她现在什么感觉?爱了那么久的人,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吗?”我的手指在他有力的胳膊上抠了抠,这样的话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欠扁。但我知道,要问啊,必须要问啊,只有大家的心都掏空了,一点事都没有,以后的日子才不会有隔阂,才能好好的过下去呀!我不敢说,我们的感情来的有点突然,对简言那样美的女人,我真的很没信心。

    “你说简言啊?”黑夜里,我听到他叹了口气,继而缓缓说道。“我不骗你,她是我初恋,爱的时候,是真切爱过啊,那时候年轻,明明白白的感情。但是,当她被我大哥抢走,当她没有反抗就义无反顾的嫁给我大哥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对她的感觉,是爱还是恨了!这些年来,我惦记着她,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惦记着爱过的那个她,还是惦记着她背弃了我。直到重新遇上你,我对你后悔、愧疚、怜惜,我闯入你内心,了解你的性格,经历你所受的苦,我现,当年的那场爱恋,在我心里只剩一个模糊的影子了。我爱你,怜惜你,想跟你一起生活,这才是真的。”

    说着,他摸了摸我的脸。我头一偏,有点娇羞。

    “什么呀?”我咬着嘴唇讲话。“我没她好看,性格也不好,还结过婚,我有什么好呀!”

    “你很好。你性格好,我是受惯了委屈的人,年少时候喜欢娇憨可爱的,现在却只喜欢温柔的包容我的。你会做饭,会做点心,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你心里有我,在你心里我比事业和金钱重要。你给我生了女儿,还要给我生一个儿子,我感谢你,很感谢你!”他吻了吻我的额头,笑道。“好了,你还有许多说不清的好,也有缺点,你的好你的不好我都喜欢,你为我吃了几年苦,我愿意用我的余生来补偿你!”

    “嗯,我明白!”我柔软的瘫倒在他怀里,语气轻柔,娇憨的再也讲不出话来。

    ...

推荐阅读: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剑道独尊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将夜 最终进化 网游之江湖霸主 带着游戏玩电影 凤逆天下:绝世妖孽宠妻狂 机战无限 我想上头条啊[星际] 食色生香,墨家小悍妻 左情右爱,染指竹马总裁 恋上圣樱四少 七夜女佣【暴】总裁 帝少追爱:女王别想逃 情挑调酒妻 后悔无妻,总裁先离厚爱 迁就 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 囧萌师徒天天乐 极道保镖 反派萌夫 奇品相师 穿入全真教 宇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