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血压计yd b6: 032:出事

优德w88官方网站登录

(宣传部林济源)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而的男、女都应该怕入错行。

    没等到表妹带男朋友给我看,寂静许久的家,就出事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raisingzoeyjane.com】

    这一日张致雍有应酬,回的很晚,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这个点我才刚睡着,还没睡熟,我不会承认,只要他不在家,我经常会忘记泡牛奶,所以睡眠状态也时好时坏。

    他回来动静不小,吵醒了我,我不得不爬起来,照顾这个醉鬼。

    他有点重,我扶着他有点吃力,还没到床前,他就失重摔了一跤。我有些气馁,接着去把他扶起来,当我好不容易把他撸直以后,我这才看到,他刚刚摔到的地方,掉出来个什么东西。

    这是夜晚十二点,我也睡眼朦胧,灯光暗我看不清楚。等我把他扔到床上再回来准备去捡起来的时候,身一低下去,我伸出去的手,顿住了。

    这是一条内裤,红色的,我拎起来一看,表情,也顿住了。

    它的颜色款式,我见过,简直不能更熟悉了。

    这是我那女人来找我讹钱,我现了张致雍的秘密,郁闷的跑去逛商场,表妹来陪我,跟我一起买的。那时候,我们姐妹俩买了一模一样的款式颜色。

    我的心,顿时淡定不下来了,我像疯了一样,去衣柜里面翻箱倒柜的找。装贴身衣物的储物箱被我搬出来,一件件五颜六色的扔的满地都是,我多么希望,不能找到那条,多么希望,地上的那条,就是我的。

    可是,我失望了!我从箱底抠出一条一模一样的来,那样鲜艳的红,灼伤了我的眼睛。

    腿脚都是软的,我无力支撑扑通一下坐到地上去,那样冰凉的地板,还有我怎样也暖不了的心。

    一晚没睡,泪,早已浸湿了枕头。

    我痛恨我之前的粗心大意,那么多的疑点,我竟然就放过了他们。我同样也懊悔,一个是我最爱的丈夫,一个是我最亲的姐妹,他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那样。

    第二天是周六,老公说公司有事要加班走了,他一走,我也跟着出去。我决定,要去突击检查。

    跟在他后面,我的心情有些复杂。我怕,怕看到的真的是我以为那样的结果,怕我真的不但失去了老公还失去了妹妹。可是,不去搞清楚吧,我又害怕,害怕表妹跟老公真的牵扯不清,害怕亲眼看了心里痛的无法承受。

    我不敢承认,我就是个思想上的强者,行动上的弱女。

    一个红绿灯,我停在那儿,安静的看着前头他的车,我熟悉的车,甚至都有半放弃的念头。但是一想到他的背叛,我就明白,这个事,这个地步,已经不是我装作看不见就可以把它逃避过去的。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不然真的等到那一天,等到我成了被动的那个,那真的就难看了。

    跟在他后头,一跟到了公司。眼看着他真的停了车上了楼,而没有去乱七八糟的地方,我松了一口气。可是,这还不算完。一天还没过完呢,谁知道下一秒又是怎样。

    我七转八转,去了大厦一米远的市停车场那里停了车,又折回来,在大厦对面的咖啡馆里,临窗的位置,盯着那边门口的动静。

    可是,等啊等,直到中午,也没见里面有什么可疑的人出来。我忍不住了,难道,是我想错了?

    我从包里拿出很久以前网购的还没来得及上身的假,套了上去。现在我是短,根本没遮挡的,好认了,戴个假也不错。戴上装腔作势的平框眼镜,拢了拢身上的风衣外套,我走进了大厦。

    公司在19楼,一上我都在忐忑,眼皮直跳。是,我就胆小鬼,越事到临头,越忐忑不安。

    很快,楼层到了,电梯门正对着公司门,门是锁的。我站在门口往里探了探,外面的大格间,并没有人。

    一股不安,从我脚底处升起,明明看到他到大厦里来了啊,人呢!我想开门进去,奈何没钥匙。

    想了想,我借口要进去帮张致雍拿件,打通了人力资源姚主管的电话。我叫他帮我送下钥匙,等他来了打我电话,我自己下去拿。

    说实话,我心里忐忑着,就算门关了,同样也害怕,万一里面真的有什么给外人看到就不好了。我可记得,当年那女人找我讹钱的时候,那张不雅的照片,就是在他办公室里拍的。

    拿到钥匙,我开了门,小心翼翼的往里走。一开始还没什么,越往里走,越来越重的声音,还是袭击了我的大脑。

    我心里有了很不好的预感,果然,一切真的与我猜的那样。

    我走到办公室最深处,那羞人的声音,是从张致雍办公室隔壁的小会客室传来的。声音越来越深切,里面的与我,此刻只有一墙之隔。

    不知道是不是迫不及待,会议室的门并没有关严实。我看到宽大的长会议桌上,一个男人压着一个女人,对折的姿势,气喘吁吁。以我的角,只看到两条晃荡的腿,以及丢在地上的丝袜。

    我努力睁大微微近视的眼睛,终于看清,这个女人,真的是我表妹,我亲亲表妹,方碧瑶。

    我的眼泪,刷的流下来。我做梦都没想到,我的丈夫,真的一次次的伤害了我。

    以前我以为他只是有些小毛病,贪恋新鲜啊爱玩一点啊,一丢丢嫌我不主动啊,这都不是大问题。他说腻了,想来点新鲜的,这也不是大问题。他睡了个十好几的保姆,还把人家赶出去,最后又给人家出钱补偿,这也不算根本性问题。

    可是现在,特么睡了我妹,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样的境况,比睡了保姆,更难以叫我接受。

    我的心,疼的快裂开了。我高估了我自己,哪怕昨晚都有了心理准备,可现在的我,真的没那么坚强。

    我狠狠的抓着自己的裙摆,握紧了拳头,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另一只手,包里去掏手机,按了静音,打开照相机,噼里啪啦的拍照。

    正拍着,忽然,屋里的忘我的两个人停了下来。我一惊,以为他们看到我了,赶紧把手机收回去。这,是我的证据啊!

    没想到,我根本就是想多了,他们根本没完,只是换了个姿势而已。我的老公,像狗一样趴在别人身上。我的泪,终于越来越汹涌。

    张致雍抱着她,从桌上起来,去到窗户边,我看到表妹被按在落地窗前的栏杆上,我看到他们绑着手塞着嘴.我就那样看着,忽然的悲从中来,忍了好久好久,才忍住逼着自己咬着拳头,没让自己哭出声来。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一切结束了。

    两人抱成一团靠在栏杆上,张致雍,还有一搭没一搭的亲着她。我缓缓的收回手机,久久,我举着手机拍视频的手,都酸了。我看着手机里的东西哑然失笑,我忽然现,从一开始的疑点积累到今日,我已经压抑了久,也折磨得变了自己的性。

    “嘿,亲哪儿呢,你轻点儿。”女人的娇笑声,咯咯,刺得人肉都是痛的。

    “小宝贝,尽说瞎话,我真的轻了,你可就不喜欢了呢。”男人的语调,一如既往的熟悉,是往日 ...

    夫妻生活里惯用的语调。那声音,都是熟悉的。我甚至可以想象,男人说这话时嘴角带笑的模样。

    “啧啧,人家知道你无敌啊,可是,我表姐身体那么弱,吃得消你吗?”又是一串咯咯的笑声。

    “我对她,哪能像对你一样。”男人吃饱喝足后的笑,甚是愉悦。“宝贝,专心一点,咱们做的时候别提她行不行?”

    “啊。”不知道是不是男人下了什么重手,女人忽地尖叫一声。“哎呀你好坏,你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表姐跟你都认识这么多年了,结婚也有年了,怎么都一点感情都没有似的,你这样我以后怎么敢跟你啊?”

    “敢不敢跟我你现在不是都睡到我旁边来了吗?你可别忘了,从你十八岁上大的时候,那时我还只是你姐夫,小姑娘家家想买东西就会开口跟我要了呢,你说,是不是那时候就瞧上我了。”男人的语气听起来慵懒至,天还亮着,却从来不会含蓄。“小心肝,别说废话了,良宵苦短,现在我只想睡你呢!”

    “哎哎哎,别别别,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男人似乎还想继续,可女人似乎又没答应。紧接着,她的语慢,我站在门外,安静得她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女人问。“姐夫,你真的不爱我表姐了吗?”

    “我是个男人!”我听到了男人重重的叹气声。“碧瑶,你难道忘了,我是为什么才那么早就跟你表姐结婚了吗?你难道忘了,你表姐有钱,我没钱,我跟她,从来就没有对等过吗?”

    他顿了顿,似乎是喃喃自语。“诚然,没有她爸,我现在肯定跟很多个打工仔一样,说不定去了北上广就在富士康那样的地方混日,可是,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张总,如果说是报恩的话,那也够了。

    报恩,够了的。

    一句话,贯穿了我的脑袋。刚刚的所有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都不及这句话的半分。

    屋里的男人女人都没再说话了,深深浅浅的摩擦声从门缝里传出来,隐隐夹杂着女人的不要不要。我死死的咬着唇,只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被张致雍这把最锋利的刀,割成了碎片。

    我转身张望,找了好一会,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一根铁管。我把手机小心的塞到牛仔裤口袋里面,我要保护,保护手机里那个视频。

    没有犹豫,我踢门进去。

    ...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求魔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剑道独尊 网游之江湖霸主 带着游戏玩电影 凤逆天下:绝世妖孽宠妻狂 机战无限 我想上头条啊[星际] 食色生香,墨家小悍妻 左情右爱,染指竹马总裁 恋上圣樱四少 七夜女佣【暴】总裁 帝少追爱:女王别想逃 情挑调酒妻 后悔无妻,总裁先离厚爱 迁就 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 囧萌师徒天天乐 极道保镖 反派萌夫 奇品相师 穿入全真教 宇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