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88手机中文版: 第一百八十五章 再重逢时 已披红衣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仪惜流殇   书名:上神难求_上神难求无弹窗_上神难求最新章节

优德w88官方网站登录

校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周小浦主持会议。北京师范大学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明华认为,来自高校、科研机构的独立董事表面上是独立的,但实际上更多的是起到为上市公司缔造关系网络的作用。

    房门敞开,她随婢女迈步踏出。

    双手于腹前相握,心间已平静如水。

    白治擎站在院内,背手望来,眸光淡扫片刻,竟似看到冯芷凝一般。这个画面,他期盼了好久,好久。

    可笑的是~他此刻要娶的~却是心爱之人的妹妹。

    他以为她会再多静一会儿,不愿催促,亦不在乎那所谓的良辰吉时。

    瞧着冯菍姌碎步临近,他伸手,扯过她手间的喜带。凝眉一瞬,竟也感觉不到喜帕下的慌乱。

    她已是看淡了一切?

    竟要~比他还释怀?

    微微扯动喜带,拉着她走去正堂。

    这一路,他不禁侧眸瞧了她好几次,只是看不到她是何神情。喜帕下没有动静,就连呼吸声都喘息的很轻。

    “我爹,一连书信三封,送去了凌云门,可尘轩一直都没有回应。”白治擎这般说着,本以为她会落些反应,可却始终不见她吭落一声。

    为此,他只得扬起掩饰的嘴角,慢慢走去大院。

    以防变故,他们将婚事办的极为仓促,生怕会惊动心术不正之人,前来阻挠。

    故而,正堂前的院落内,就只站满了白冯两家的家人和父亲在浮关城的好友。

    父母向来喜欢结交朋友,远方的没有告知,近处的街坊邻居就不得不请来。

    四下纷纷投来祝福的眸光,只可惜他们两个人,却并不欢悦。

    冯菍姌能靠喜帕遮挡神情,然他就必须时时刻刻笑脸迎人,能将唇角扯多大,便要多大。

    笑的~已然没了感觉。

    ......

    白尘轩从玄雪山一路赶回,期间未曾耽搁,然而,他却站在自家门前,没能动弹。

    蹙眉视去,那正门梁上的红布恰于风中灵动的挥舞,此刻竟有些许灼目。

    他以为,是白老头又娶了新的姨娘,不禁无奈的扯动嘴角,自是对其父亲的秉性,失望极了。

    “二公子,您终于回来了!”两个守门的家奴屈身走进。

    “我就说,咱白府大喜,二公子怎会不回来呢!”

    他瞬间就没了好脸色,面容绷得甚紧,若不是为了冯菍姌,他才懒得回来。

    自是不存好气的哼哼落声,“我爹,又是迎的哪家的新妇?”

    “不是老爷!是大公子!”

    “......大哥?”他对冯芷凝的死,始终无法放下,现如今还能娶谁为妻?

    不过,他能从过往的事情中走出来,他这做弟弟的亦是为他高兴!

    只是突然变了好奇,倘若不是被白老头逼迫,他会看上哪家的姑娘。

    瞬间扯平了眉头,开始低眸整理衣衫,如此风尘仆仆的归来,也没来得及准备什么贺礼,但他起码是赶上了,相信大哥也不会在意。

    “也不知这嫂嫂,是何性子,好不好相处!”

    “二公子应该认得!”

    “我认得?”不禁撩动眉毛,越发呈了好奇,“谁啊?”

    站于右侧的家奴,微微俯身低眸,:“娶得是冯家三小姐!”

    “......”

    仅在一瞬,额间青筋似要涨裂。他突感胸口垂痛,竟如被谁用利器插入般,疼的自己,已是愤意的咬紧了牙缝。

    扬起手臂,用力的抓过家奴,厉眼侧去,再度追问,“你说什么?我大哥娶得谁?”他没有听清,他要再问一次!字字重音,宛如豆大的珠粒,顺着齿间缝隙,颗颗挤出。

    “冯~冯家三小姐,菍姌小姐!”守门的家奴顿时变了结巴,眼神在他脸上晃动来去,愣是不知二公子突然发火的缘由。

    二公子向来喜欢训人,他们都是知道的!

    可他们也从没看到过二公子如此怒意过。

    白尘轩转瞬甩手,可怜了守门的家奴晃晃而倒,不敢靠近,亦不敢站起。

    只得坐在地上,呆呆的张望。

    白尘轩抖着袖摆,快步入了院门。他不信,他要亲眼瞧个明白!

    此时,道贺的宾客都已挤满了院落。

    望着眼前的一切,他的脑子里顿时嗡隆作声。

    似只能听到那正堂内,中年老妇的呼声,“一拜天地......”

    他像疯了一般的推开人群,欲要看清,亦要问清。

    “二拜高堂......”

    白耘复的朋友各个体肥如猪,竟让他挤了好久,都没挤出人群。

    心间已是急的翻腾不断。撕扯不开缝隙,左右拥堵,好似都在看着什么美景,愣是不为他让出一条通路。

    此刻,他已是乱了思绪,即便是打,也要打出一处通道儿来!

    他的眼内,落满了红丝,再不顾其他,扬动袖摆,霎时,便扫倒一众宾客。

    正逢此刻,老妇落声,“夫妻对拜......”

    白治擎恍然瞧见自己的二弟,那眸光中充满了怒意,亦藏了几点慌乱。

    “尘轩~”

    听得他的名字,红帘喜帕下,冯菍姌惊慌的压了压气息,可那原是忍了好久的情绪,却还是禁不住他的牵引。

    含泪抖颤,两只小手已于袖间握紧不松。

    全当自己耳朵聋了,她听不到!听不到!

    白耘复气愤的站起身子,扬手点点,“胡闹!白尘轩你在做什么!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你怎么能那么对待宾客!”他经商多年,在场的宾客哪一个不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竟被他这般扬袖的撂倒了!传出去以后,叫他白府如何在浮关城立足。

    几位姨娘冷眼相看,想他一个被父亲捧在手心里的儿子,竟然也有这么一天!

    纷纷以绢帕遮面,生怕自己的笑声,会落得太大。

    俞氏赶忙起身,抚着白耘复的胸前,声声劝阻。

    “尘轩刚刚回来,你就别跟他闹了!”

    “今天那么多长辈在场,他居然一点规律都不懂!当真是把我这张老脸丢尽了!”

    白尘轩并不回应,站在正堂外,凝眸而来,只应在那一身红衣喜服之上。

    他的冷静已不知被什么抽了去,亦让他脚下不停使唤的抬动。

    苏青词本是站在堂内一角,恍然发现他落了动作,便跑来阻了他。

    “尘轩师弟,家妹今日大喜,望你看在昔日的交情上,送出祝福!”

    送出祝福?

    由心的冷笑!

    究竟让他,如何祝福?

    他找了她那么多日,好不容易得了她的消息,一路未停的归来,却见她身穿喜服,已嫁他人,嫁的还是他的长兄。

    祁泱躲在父亲身后,突觉见不得他那神情。完全跟平时判若两人。

    不喜,不怒,仅在用眼睛,嘴巴勾出僵持的动作。

    白尘轩站在正堂门口,离着她仅有三步,却再不能前行靠近。

    原来,他们之间,始终有一道,过不去的门槛。

推荐阅读: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圣堂 重生小地主 神煌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首席御医 召唤万岁 涂料王国 摸金贼的前世今生 新火影海贼 逗妃传 长生在武侠世界 无限英雄灵域 人生成就系统 凰娇 乡村小神仙 影视位面管理器 我的后台是地府 我收容异界来客 火影之土之意志 我的钢铁战衣 恶魔领主提不起劲 最终浩劫 九娘诡事录 无限之至尊巫师 变身官家小姐 三国之严白虎的逆袭